« 對1.5萬億專利費說不? | メイン

2018年7月31日 (火)

蒼白的回應難以掩飾要賣身的殘酷現實

與去年的風光相比,2018年的7月可謂是負麵不斷。先是月卡漲價;爾後是免押金騎行政策取消,並且押金變相漲價;不久前又被媒體曝出拖欠智能鎖物聯網通信服務商的服務費。

危機已至,這是無法逃避的現實。由於拿不到融資,現有業務難以支撐盈利,資金鏈緊

  張的危機還在發酵。日前,來自多家媒體的報道稱,滴滴和的收購談判已經進入尾聲,很快就會出結果。

實際上,早在今年5月份的時候,就有投行人士透露,曾與滴滴方麵洽談收購一事,最後因為價格問題沒有談妥

  。為了生存,大麵積裁員,以縮減成本。此外,在海外的業務也相繼關停。現在看來,這一係列的措施並沒有化解資金緊張的危機,賣身或許是一個更好的選擇。

 

不可否認,裁員、關閉海外業務的確可以減少

  的運營開支。然而,共享單車每月的運營成本太高了,開源節流難以奏效。5月中旬的時候,一名對財務情況比較了解的業內人士接受媒體采訪時稱:對供應商欠款12億元左右,城市運維欠款近3億元,合計欠款15億元。賬麵

  可動用現金不足5億元。

在開源節流的同時,

  還在積極探索新的盈利模式。5月下旬,開始推出賣車身廣告的業務,希望在B端市場獲得一定的現金流。根據廣告刊例顯示,品牌定製車身的廣告價格為每輛2000元/月;開屏廣告價格為100-120元,1000個CpM起售。兩個多月的

  時間過去了,的資金危機並沒有解除。

來自《每日經濟新聞》的報道稱,拖欠智能鎖物聯網通信服務商費用達400萬。由於超過半年未支付智能鎖通信服務費,服務商對業務涉及的300萬輛單車的智能物聯網卡陸續

  停止服務。一旦智能物聯網卡陸續停止服務,這些小黃車將麵臨無法定位、無法遠程升級維護、密碼更替失靈、用戶關鎖後無法自動停止計費等問題。對此,方麵的回應稱:“未拖欠物聯網通信服務費事宜,該問題已有明確解

  決方案,並落實推進中。”

試想,如果的資金充裕,怎麼會拖欠智能鎖物聯網通信服務商的費用?更何況,上個月官方稱B端業務營收超過1億,這次拖欠供應商的費用隻有400萬。毋庸置疑,蒼白的回應,難以掩飾

  資金鏈緊張的現實。

另外,資競爭對手們的步步

  緊逼,更是讓陷入了生存艱難的尷尬境地。在賣身美團後,摩拜推出了免押金騎行的政策,這一策略無疑會蠶食的市場份額,因為在共享單車破產陰影下,免押金已經成為吸引用戶的一則良方。除摩拜外,拿到多輪融資的哈

  羅單車,也在加大免押金騎行的力度。

種種跡象顯示,的現金流已經不多了。雖說在B端的營收突破了1億元,但與每月動輒5億多元的運營成本相比,這些收入不過是杯水車薪。加之共享單車行業融資已經非常困難,

  再次融資的希望非常渺茫。為此,賣身或許是唯一的出路。從這一角度來看,滴滴和的收購談判並非空穴來風。

 

對於滴滴收購一事,滴滴方麵表示不予置評,聯合創始人於信則對媒體回應稱是不存在的事。

  隻是,蒼白的回應,能否改變要賣身的殘酷現實呢?資金鏈的巨大壓力之下,是倒閉還是被滴滴收購,留給思考的時間不多了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 

原文地址:http://www.sohu.com/a/244165252_116296

コメント

コメントを投稿